在2019年,为了更清楚辨别神是否要我参与海外服事,我到西非的尼日宣教有五个星期的时间。首先,让我分享其中三个我去宣教的原因和另外比这些都更重要的动力。接着,我会跟大家分享在这几个星期中所经历的,和我目前在作些什么。

鸟瞰西非的尼日,有五个星期,这就是我的家

 

第一个原因 – 生命的短暂

 

我去宣教是因为我深感生命的短暂和福音的迫切。

 

生命好像云雾。人的生命在瞬间逝去,非常短暂。在面对病痛和死亡,或当我们所爱的人,无论是年老的或是年青的要承受罪的咒诅,成为罪的受害者 (罗马书6:23) 的时候,生命短暂这个事实更是感到真实。但这痛苦的事实却可以带来救赎 – 这提醒我们福音是多么的迫切和必须。福音有拯救的大能,并给人死后生命的应许。新冠病毒持续的影响也唤醒了一些基督徒。同样的,身为一个急诊室的药剂师,我每天都看到生命的赐予和失去,这就成为了我一个很响亮和不断的提醒。.

 

耶稣在世的时候,肉身的医治是祂很重要的一个服事,但这只不过是一个方法,要达成一个更高的目的。一方面,耶稣是因为祂怜恤人的痛苦而医治,但祂行的这些神迹是要人认识和相信祂是神,并且悔改 (马可福音1:15)。耶稣的确很体恤人肉体的需要,但人在属灵上的需要却是真正推动祂在世上所作的一切。也因为这样,祂甘心忍受十架的痛苦,为了让人的罪得赦而欢喜快乐。因为这个大喜的信息 (虽然我并不轻看现代医药的价值) ,但我开始深深的感到人所发明的药物实在无能,它不能挽回失丧的灵魂,只有福音才可以挽回。因此我对服事人心灵需要的负担越来越重。

 

就是因为生命的短暂和对人灵魂的负担而叫我思考到我应如何去运用我的时间和精力。虽然这并不直接领我导向普世宣教,但这却是一个朝那方向的跳板。

 

第二个原因 – 生命会有使我们分心的事

 

我参与宣教是因为我希望能活一个有意义的人生,专心为耶稣而活。

 

读完药剂博士学位不久,我开始经历流行心理学中所讲到的「季度危机」(quarter-life crisis) 。字典的解释是「人在二十多岁时所经历到的危机,包括对前面方向和生活的质素的焦虑」。我并不是忧虑着自己是否会找到婚姻的伴侣,而是期望着能为主而活,过一个有意义的人生,更深地经历祂。我向往简单的生活,不愿意被世界的舒适所吸引而不经意地受到影响。

 

所以我问自己,怎样才可以专心的为主活?是否要背起十字架,变卖我所有的,飞洋越海去宣教?不一定,但也有可能。

 

身为一个基督徒,我们活着就是要荣耀神,享受祂的同在。在一切的事上都使祂得尊荣 (哥林多前书10:31)。使神得尊荣并不只限于人看到或一些牺性的服事。相反的,平淡忠心的生活也是祂所喜悦的 (帖撒罗尼迦前书4:11-12)。到外国服事并不会很奇妙地使你的生活变得有意义。生命的意义并不是在乎我们作了些甚么,而是我们为谁而作。对新的地方、文化、语言、食物和人的兴奋和激动总会消逝,这些都会成为常态。另外,我们到越远的地方服事神,也并不等于我们属灵的生命就会有更深的成长。

 

参与普世宣教的确可以让我们专心为主,过一个简单和有目标的生命。选择放弃一些普通的享受和特权,到一个新和充满挑战的地方去爱我们的邻舍可能会让我们更深的经历主耶稣,是一般人不会经历到的。宣教也给我们一个有永恒价值的机会,把福音带到那些从未曾听闻福音的人中间。

 

吸引我参与宣教是因为我期盼着过一个只求生活所需,专心服事神的生命。但这仍不足够叫我踏上宣教的道路。

 

第三个原因 – 更清晰的生命会是更好

 

去宣教是因为我希望更清楚神在我生命中的呼召和带领。.

 

2019年春天,我参加核桃市教会的「宣教视野」课程。因着以上所提到的原因 (生命的短暂、福音的迫切、和渴慕过一个简单的生活),我报名上课,希望更多学习有关宣教和考虑成为一个「出去」的工人。神赐我一个我很有兴趣的机会,通过一个宣教机构 (SIM),我去到西非尼日的Galmi 医院当药剂师,让我可以体会宣教的工作。在洛杉矶第一华人浸信会一对资深宣教士夫妇 (Calvin & Erika Ma) 的带领下,我在这间有180张床位的医院服事,提供医疗服务给邻近的村落。同时我也有机会实地探讨宣教士的生活。在课堂上所学到的,我都可以在实际生活中体验。

 

与Erika & Calvin Ma 合照

去Galmi 医院的路上l

 

但是不久,我心里感到挣扎。我问自己要去宣教真正的动机是甚么 – 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或是为了神的荣耀?这宣教的机会能否解答我对宣教的一切问题?如果是其他的机构或其他的地方又如何?我不断的挣扎,对未知的将来和自己不能掌控一切而感到害怕。在思考中,我面对很多的矛盾和挣扎,使我最后要安静下来,有几个月的时间不去思想这些。透过神话语的光照,属灵的弟兄姊妹的辅导,我终于去正视自己的恐惧和要掌控一切的心态。这让我感到平安,也看到神在为我开出去的路。宣教机构仍需要工人,我的公司也让我拿六个星期无薪的假期。我的父母跟Calvin & Erika沟通后,也感到放心,不再担心我在那边的安全。

 

这并不是因为我清楚知道前面的道路,而是因对神的信心让我踏上这宣教的旅程。虽然神会借着祷告和祂的话语来让我清楚看到祂的带领,但我也学到实际的参与,亲身的去到当地,看到、尝试和体验也可帮助我更了解神的心意。就好像我们生命中其他的事情一样:在教会担起一个新的岗位,寻找工作,跟某一个人约会,或像现在我的情况,去到七千哩以外的地方去宣教。

 

 

 

 

 

 

神的荣耀是宣教最重要的原因

 

福音的迫切,为主而活,过简单的生活和弄清楚神在我们生命中的呼召并不是错的原因去投入宣教。只是这些都不应是我们参与宣教的主要动力。韩式小菜也许吸引我们走进韩国烤肉餐厅,但最终吸引我们留下来的,是那些牛肉和小排骨。同样的,对某一个文化、语言、人群的热爱和负担,或其他个人的因素也许会触动我们参与宣教,但只有对主耶稣和祂荣耀的渴慕才是能那支撑着我们的动力,让我们可以留在宣教的岗位。最重要的是我们是为了神,为了祂的名能被称为圣 (马太福音6:9-10),万民得知祂的名字,祂被尊崇,受敬拜,被爱慕,得彰显和荣耀。特别是那些仍没有听闻福音的。不要误会,个人的原因也可以帮助我们坚守岗位,但神的荣耀得彰显必须是宣教基本的动力。

 

 

我到非洲宣教的旅程

 

我在非洲做了些甚么?学到甚么?

 

我在非洲的时候,做了很多,也学到很多。我在当地一间医院当全职的药剂师,参与当地的事工,跟当地人接触建立关系,认识和投入当地的文化,也在当地宣教士中间学习。

 

我学到怎样在第三世界国家提供优良的医疗服务。那边的药物和医疗器材供应很不稳定,甚至清水也不一定可靠,需要预先作一些的准备。照顾人们属灵的需要是首要的,并不是添加的东西。在Galmi这间基督教医院,传教士每天都为病人祷告和向他们传福音,并且跟进出院后的病人。

 

我学到在一个新的环境中服事所遇到的挑战。有不同的因素阻挡基督信仰的引进和成长。包括贫穷、教育的缺乏和逼迫。跟本地人建立关系,明白他们的世界观和跟他们分享福音,我们必须先了解当地的社会和文化。宣教士必须花很多的时间和精神。造就神国门徒是一场马拉松赛,不是短跑。

 

我学到一个宣教士的生活会是怎样的。学一个新的语言,吃有趣的食物,或者是跟当地人交朋友,向他们传福音,这些会是一些乐事。但其中也会有困难,如宣教士之间的冲突,单身宣教士的孤单,或者是作母亲的对每天要的家务而感到沮丧。能适应和怀着幽默的态度去面对事情会很有帮助。

 

最后,我体会到宣教士也是跟你和我一样的基督徒。他们都有神所赐的长处和肉体的软弱。但他们都同有要使人认识耶稣的热诚。

 

 

 

 

在平凡中忠心为主而活

 

神对我前面有如何的带领?

 

这宣教旅程的确让我看得更清楚。一方面我并没有现在就要辞去工作,变卖一切,立刻飞到非洲服事,但我对以后长期到那边服事是存完全开放的态度。

 

现在我会继续在我的工作环境和核桃市教会作一个忠心的管家。建立个人跟神的关系,在神的话语上更多的装备,同时也寻找和培养神赐我属灵的恩赐。

 

我仍感到福音的迫切,期盼着过简朴的生活,渴望更清楚神在我生命中的心意。不过,我知道我仍可以忠心地向神带到我身边的人传福音,学习慷慨的施予,在每天的生活中寻求祂的旨意,并且去爱祂的子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