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9年,為了更清楚辨別神是否要我參與海外服事,我到西非的尼日宣教有五個星期的時間。首先,讓我分享其中三個我去宣教的原因和另外比這些都更重要的動力。接著,我會跟大家分享在這幾個星期中所經歷的,和我目前在作些什麼。

鳥瞰西非的尼日,有五個星期,這就是我的家

 

第一個原因 – 生命的短暫

 

我去宣教是因為我深感生命的短暫和福音的迫切。

 

生命好像雲霧。人的生命在瞬間逝去,非常短暫。在面對病痛和死亡,或當我們所愛的人,無論是年老的或是年青的要承受罪的咒詛,成為罪的受害者 (羅馬書6:23) 的時候,生命短暫這個事實更是感到真實。但這痛苦的事實卻可以帶來救贖 – 這提醒我們福音是多麼的迫切和必須。福音有拯救的大能,並給人死後生命的應許。新冠病毒持續的影響也喚醒了一些基督徒。同樣的,身為一個急診室的藥劑師,我每天都看到生命的賜予和失去,這就成為了我一個很響亮和不斷的提醒。.

 

耶穌在世的時候,肉身的醫治是祂很重要的一個服事,但這只不過是一個方法,要達成一個更高的目的。一方面,耶穌是因為祂憐恤人的痛苦而醫治,但祂行的這些神蹟是要人認識和相信祂是神,並且悔改 (馬可福音1:15)。耶穌的確很體恤人肉體的需要,但人在屬靈上的需要卻是真正推動祂在世上所作的一切。也因為這樣,祂甘心忍受十架的痛苦,為了讓人的罪得赦而歡喜快樂。因為這個大喜的信息 (雖然我並不輕看現代醫藥的價值) ,但我開始深深的感到人所發明的藥物實在無能,它不能挽回失喪的靈魂,只有福音才可以挽回。因此我對服事人心靈需要的負擔越來越重。

 

就是因為生命的短暫和對人靈魂的負擔而叫我思考到我應如何去運用我的時間和精力。雖然這並不直接領我導向普世宣教,但這卻是一個朝那方向的跳板。

 

第二個原因 – 生命會有使我們分心的事

 

我參與宣教是因為我希望能活一個有意義的人生,專心為耶穌而活。

 

讀完藥劑博士學位不久,我開始經歷流行心理學中所講到的「季度危機」(quarter-life crisis) 。字典的解釋是「人在二十多歲時所經歷到的危機,包括對前面方向和生活的質素的焦慮」。我並不是憂慮著自己是否會找到婚姻的伴侶,而是期望著能為主而活,過一個有意義的人生,更深地經歷祂。我嚮往簡單的生活,不願意被世界的舒適所吸引而不經意地受到影響。

 

所以我問自己,怎樣才可以專心的為主活?是否要背起十字架,變賣我所有的,飛洋越海去宣教?不一定,但也有可能。

 

身為一個基督徒,我們活著就是要榮耀神,享受祂的同在。在一切的事上都使祂得尊榮 (哥林多前書10:31)。使神得尊榮並不只限於人看到或一些犧性的服事。相反的,平淡忠心的生活也是祂所喜悅的 (帖撒羅尼迦前書4:11-12)。到外國服事並不會很奇妙地使你的生活變得有意義。生命的意義並不是在乎我們作了些甚麼,而是我們為誰而作。對新的地方、文化、語言、食物和人的興奮和激動總會消逝,這些都會成為常態。另外,我們到越遠的地方服事神,也並不等於我們屬靈的生命就會有更深的成長。

 

參與普世宣教的確可以讓我們專心為主,過一個簡單和有目標的生命。選擇放棄一些普通的享受和特權,到一個新和充滿挑戰的地方去愛我們的鄰舍可能會讓我們更深的經歷主耶穌,是一般人不會經歷到的。宣教也給我們一個有永恆價值的機會,把福音帶到那些從未曾聽聞福音的人中間。

 

吸引我參與宣教是因為我期盼著過一個只求生活所需,專心服事神的生命。但這仍不足夠叫我踏上宣教的道路。

 

第三個原因 – 更清晰的生命會是更好

 

去宣教是因為我希望更清楚神在我生命中的呼召和帶領。.

 

2019年春天,我參加核桃市教會的「宣教視野」課程。因著以上所提到的原因 (生命的短暫、福音的迫切、和渴慕過一個簡單的生活),我報名上課,希望更多學習有關宣教和考慮成為一個「出去」的工人。神賜我一個我很有興趣的機會,通過一個宣教機構 (SIM),我去到西非尼日的Galmi 醫院當藥劑師,讓我可以體會宣教的工作。在洛杉磯第一華人浸信會一對資深宣教士夫婦 (Calvin & Erika Ma) 的帶領下,我在這間有180張床位的醫院服事,提供醫療服務給鄰近的村落。同時我也有機會實地探討宣教士的生活。在課堂上所學到的,我都可以在實際生活中體驗。

與Erika & Calvin Ma 合照

 

去Galmi 醫院的路上l

 

但是不久,我心裏感到掙扎。我問自己要去宣教真正的動機是甚麼 – 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或是為了神的榮耀?這宣教的機會能否解答我對宣教的一切問題?如果是其他的機構或其他的地方又如何?我不斷的掙扎,對未知的將來和自己不能掌控一切而感到害怕。在思考中,我面對很多的矛盾和掙扎,使我最後要安靜下來,有幾個月的時間不去思想這些。透過神話語的光照,屬靈的弟兄姊妹的輔導,我終於去正視自己的恐懼和要掌控一切的心態。這讓我感到平安,也看到神在為我開出去的路。宣教機構仍需要工人,我的公司也讓我拿六個星期無薪的假期。我的父母跟Calvin & Erika溝通後,也感到放心,不再擔心我在那邊的安全。

 

這並不是因為我清楚知道前面的道路,而是因對神的信心讓我踏上這宣教的旅程。雖然神會藉著禱告和祂的話語來讓我清楚看到祂的帶領,但我也學到實際的參與,親身的去到當地,看到、嘗試和體驗也可幫助我更了解神的心意。就好像我們生命中其他的事情一樣:在教會擔起一個新的崗位,尋找工作,跟某一個人約會,或像現在我的情況,去到七千哩以外的地方去宣教。

 

 

 

 

 

 

神的榮耀是宣教最重要的原因

 

福音的迫切,為主而活,過簡單的生活和弄清楚神在我們生命中的呼召並不是錯的原因去投入宣教。只是這些都不應是我們參與宣教的主要動力。韓式小菜也許吸引我們走進韓國烤肉餐廳,但最終吸引我們留下來的,是那些牛肉和小排骨。同樣的,對某一個文化、語言、人群的熱愛和負擔,或其他個人的因素也許會觸動我們參與宣教,但只有對主耶穌和祂榮耀的渴慕才是能那支撐著我們的動力,讓我們可以留在宣教的崗位。最重要的是我們是為了神,為了祂的名能被稱為聖 (馬太福音6:9-10),萬民得知祂的名字,祂被尊崇,受敬拜,被愛慕,得彰顯和榮耀。特別是那些仍沒有聽聞福音的。不要誤會,個人的原因也可以幫助我們堅守崗位,但神的榮耀得彰顯必須是宣教基本的動力。

 

 

我到非洲宣教的旅程

 

我在非洲做了些甚麼?學到甚麼?

 

我在非洲的時候,做了很多,也學到很多。我在當地一間醫院當全職的藥劑師,參與當地的事工,跟當地人接觸建立關係,認識和投入當地的文化,也在當地宣教士中間學習。

 

我學到怎樣在第三世界國家提供優良的醫療服務。那邊的藥物和醫療器材供應很不穩定,甚至清水也不一定可靠,需要預先作一些的準備。照顧人們屬靈的需要是首要的,並不是添加的東西。在Galmi這間基督教醫院,傳教士每天都為病人禱告和向他們傳福音,並且跟進出院後的病人。

 

我學到在一個新的環境中服事所遇到的挑戰。有不同的因素阻擋基督信仰的引進和成長。包括貧窮、教育的缺乏和逼迫。跟本地人建立關係,明白他們的世界觀和跟他們分享福音,我們必須先了解當地的社會和文化。宣教士必須花很多的時間和精神。造就神國門徒是一場馬拉松賽,不是短跑。

 

我學到一個宣教士的生活會是怎樣的。學一個新的語言,吃有趣的食物,或者是跟當地人交朋友,向他們傳福音,這些會是一些樂事。但其中也會有困難,如宣教士之間的衝突,單身宣教士的孤單,或者是作母親的對每天要的家務而感到沮喪。能適應和懷著幽默的態度去面對事情會很有幫助。

 

最後,我體會到宣教士也是跟你和我一樣的基督徒。他們都有神所賜的長處和肉體的軟弱。但他們都同有要使人認識耶穌的熱誠。

 

 

 

 

在平凡中忠心為主而活

 

神對我前面有如何的帶領?

 

這宣教旅程的確讓我看得更清楚。一方面我並沒有現在就要辭去工作,變賣一切,立刻飛到非洲服事,但我對以後長期到那邊服事是存完全開放的態度。

 

現在我會繼續在我的工作環境和核桃市教會作一個忠心的管家。建立個人跟神的關係,在神的話語上更多的裝備,同時也尋找和培養神賜我屬靈的恩賜。

 

我仍感到福音的迫切,期盼著過簡樸的生活,渴望更清楚神在我生命中的心意。不過,我知道我仍可以忠心地向神帶到我身邊的人傳福音,學習慷慨的施予,在每天的生活中尋求祂的旨意,並且去愛祂的子民。